没有一家欧洲公司

截至2018年底,全球市值最大的21家互联网科技公司里边,美国有12家,中国有9家,没有一家欧洲公司。 在国内BAT搅动风云,美国亚马逊的贝索斯坐上全球首富位置时,强国如云的欧洲就...


  截至2018年底,全球市值最大的21家互联网科技公司里边,美国有12家,中国有9家,没有一家欧洲公司。

  在国内BAT搅动风云,美国亚马逊的贝索斯坐上全球首富位置时,强国如云的欧洲就像个旁观者,有种我就静静看你们装逼,我压根不想参与的感觉。

  为什么整个欧洲在互联网革命面前显得如此低调?在这里挖数用图文和数据的形式,为大家梳理个中原因。

  Leboncoin是法国用户量最大的电商类App,用户不仅可以在上面买东西,还能在上边租房,买卖自己的二手物品,相当于中国的淘宝+58同城。

  这样一个全民都在用的App,月活跃用户数只有2000万左右,占法国总人口的1/3,法国2018年人口是 6699万人。

  这已经是它的极限了,因为中国的淘宝App,月活跃用户数也是中国人口的1/3,淘宝月活 4.5亿,中国人口 14亿。

  同样一款App,服务5000万人和服务5亿人,需要开发人员的数量不会差太多,但收入的线倍。

  足够大的市场是发展互联网业务的前提条件,市场太小,风险资金不愿意进来,打工的人也不愿意创业,即使创业成功也缺乏资金对外扩张。

  中国北到内蒙古,南到海南岛,虽然说着不同的方言,但大家都看得懂汉字,听得懂普通话,一个App只需要开发一个中文版本,就可以给14亿人使用,美国类似。

  欧洲则不同,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语言,法国有法语,德国有德语,意大利有意大利语,下图是欧盟历史博物馆上各成员国的官方语言,每一行为一种语言。

  互联网是高度强调速度和运营的,欧洲的多语言环境是天然的障碍,使得发展互联网项目的成本很高。

  它比知乎早4年创立,但由于德国人口稀少,其注册用户仅有360万,相比之下知乎的注册用户有2亿。

  为了生存,gutefrage早早就开放了大量广告位,并且在问答中插入非常多的广告软文,使得问答质量和交互体验大大下降。

  2017年问答平台的鼻祖Quora推出了德语版,凭借庞大的资金强势进入德国市场,gutefrage的用户纷纷叛逃。

  对于不同语言,不同文化的市场,只有资金充沛的大公司才有机会进入,小公司连生存都是个问题,更不用提扩张。

  阿里巴巴、京东、美团的崛起,离不开庞大的快递员队伍,中国既有人口红利,又有廉价劳动力,这是中国互联网巨头能够崛起的原因。

  根据国家统计局2018年数据,中国23省份城镇私营单位的年平均工资在 5万人民币左右,换算成美元是7000美元,跟欧洲国家对比如下

  对标美团,创立于2012年的Deliveroo是一家总部位于英国伦敦的外卖平台,其logo跟美团一样也是袋鼠。

  为了支付骑手的高成本,Deliveroo的每一次配送都会向用户收取2.5英镑,相当于22元人民币的配送费,高额配送费注定了外卖在欧洲不会是一项大众的服务,而Deliveroo目前也主要针对高端餐厅进行食品配送。

  截至2018年底,Deliveroo的估值是40亿美元左右,而中国的美团市值高达592亿美元。

  欧洲不仅有高工资,还有方方面面的高福利,比如教育,法国实施的是12年免费义务教育,比中国的9年义务教育多了3年,德国有最长3年的育婴假,不仅母亲可享受,父亲也可以申请,而且每生育一个小孩都有,欧洲大部分国家一年都有20天的年假。

  这些高福利对于创业公司来说就是高成本,这也造成了欧洲人更愿意去大公司打一份稳定的工,创业于他们而言是一件非常不划算的事情。

  这也从侧面反映出欧洲的创业氛围不浓,从来没有创业公司能够影响或者颠覆这些老公司。

  互联网的发展依赖于计算机的崛起,计算机的崛起依赖于半导体芯片和摩尔定律,而半导体芯片和摩尔定律起源于1956年左右的美国硅谷。

  为什么不是起源于欧洲?因为二战几乎毁灭了欧洲大部分的工业设施,当时的欧洲正忙于灾后重建,而美国受二战的影响非常小,甚至还靠军火发了一笔横财,有足够的金钱投入科技研发。

  二战结束后,美国大学回流的学生骤增,为满足财务需求,同时给毕业生提供创业机会,斯坦福大学前校长弗雷德·特曼将大学的部分土地开辟成工业园区。

  到了1956年,贝尔实验室的主任威廉·肖克利在园区创立了肖克利半导体实验室,后来实验室出走了8位工程师创立了仙童半导体公司,从仙童公司出走的员工又创立了英特尔和AMD两家芯片公司。

  从芯片到计算机,从计算机到互联网,美国的互联网能够蓬勃发展是有其历史原因的,欧洲没有这段历史。

  中国也没有这段历史,但中国借助庞大的人口,成为全球最适合发展互联网的地方。

  互联网起源于美国,因此美国互联网公司的发展对于欧洲来说有先发优势,当美国的Facebook、Amazon等巨头进军欧洲时,欧洲并没有抵御这些巨头的能力。

  情感上,欧洲跟美国是亲近的,为了帮助欧洲重建,二战后美国发起了“马歇尔计划”,3年时间援助了英国33亿美元,法国23亿美元,德国14.5亿美元,意大利12亿美元,荷兰11亿美元,还有其他欧洲国家各几亿美元。

  文化上,欧洲跟美国是接近的,美国本就是欧洲各国人组成的一个移民国家,英国说英语,其他国家的文字跟英语一样也是由拉丁字母组成的,大家同宗同源,因此文化上也不排斥。

  由于欧盟的松散,各成员国心怀鬼胎,导致其也没办法团结起来,利用行政的力量限制美国互联网入侵,同时扶持本土互联网公司,就像中国这样。

  由于以上诸多原因,欧洲没能发展出互联网巨头,但欧洲有很多小而美的互联网公司。

  上图是2017年猎豹智库统计的英国、德国、法国Top10电商的榜单,可以看到英国、德国前几都是美国公司,法国是个例外,法国的Top2都是本土公司。

  2001年成立于法国,是尾货闪购电商的鼻祖,唯品会就是模仿他的,目前在全球有8千万月活跃用户,4百万日活跃用户。

  一个类似陌陌的陌生人社交App,2006年在俄罗斯创立,后总部搬去了英国,最开始是作为Facebook生态的一款小程序迅速流行,后来有了自己的App。

  阿里巴巴、腾讯这些公司强在消费互联网,消费互联网是以个人为用户,以日常生活为应用场景,满足消费者在互联网中的消费需求而生的互联网类型。

  工业互联网的本质,是通过开放的、全球化的通信网络平台,把设备、生产线、员工、工厂、仓库、供应商、产品和客户紧密连接起来,共享工业生产全流程的各种要素资源,使其数字化、网络化、自动化、智能化,从而实现效率提升和成本降低。

  欧洲没有庞大的人口,在消费互联网没什么建树,但他有发达的制造业基础,并一直在利用工业互联网实现降本提效。

  整个厂房占地10万平方米,员工仅有1000人,所有的制造单位都通过物联网进行联络,生产设备和计算机可以自主处理75%的工作,由人力完成的部分,只有生产过程的开头,即员工将初始组件放到生产线上的环节,此后所有工作都由机器自动完成。

  依赖高度自动化,该工厂在24小时内就可以面向全球6万名用户做好产品交付,并且产品合格率高达99.9988%,全球没有哪家同类工厂可以有如此低的缺陷率。

  写完以上文字,挖数越发觉得“欧洲为何没有牛逼的互联网公司”是一个伪命题。

  互联网是一种信息的传输方式,中国过去10年能跑出腾讯、阿里巴巴这些公司,其实是拿了互联网这个美国过来的“舶来品”,用来服务14亿人口,从而改变了14亿人的消费习惯、生活习惯等。

  欧洲没有14亿人口,因此拿了互联网这个“舶来品”,用来改造自己的工厂,从而让工厂的生产效率达到极致。

  阿里巴巴牛逼吗?非常牛逼,但其电商载体-互联网是美国发明的,其商业模式是模仿美国的亚马逊和ebay。

  阿里是1999年成立,马云说要把阿里做成百年企业,但德国的西门子已经172年了,奔驰133年,马云吹的牛逼在这些欧洲企业上已经实现了,欧洲是低调的牛逼,不露锋芒地牛逼。

  截至2019年5月,以色列拥有76家 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数量上仅次于美国,超过整个欧洲的总和。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