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就相关问题专访了贾康先生

作为房地产行业制度建设层面的焦点问题,房地产税一直是业界和坊间热议的话题。而涉及这个议题的会议、论坛、新闻报道中,常常出现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的...


  作为房地产行业制度建设层面的焦点问题,房地产税一直是业界和坊间热议的话题。而涉及这个议题的会议、论坛、新闻报道中,常常出现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的身影。

  因为多年来无数次对房地产税改革进行呼吁,贾康几乎成了与房地产税划上等号的专家,涉及房地产税的学术论坛、新闻采访,他都会是被首先、自动提及的专家之一。从呼吁建立制度框架,到强调应加快立法,适当柔性切入,再到考虑操作层面的具体细节,贾康一直矢志不渝地推进房地产税在中国的落地。

  一直以来,我国房地产市场在高速发展的同时,伴随着理性和稳定性的相对缺失。作为房地产市场顶层设计方面的重大政策举措,贾康对房地产税的作用和影响也一直被关心改革的人们倍加推崇。近日,时代财经就相关问题专访了贾康先生。力推房地产税落地

  对房地产税的持续、紧密关注,与贾康的职业生涯和研究方法密切相关。1985年在财政部科学研究所(以下简称“科研所”)研究生部获得经济学硕士学位后,贾康便进入财政部科研所工作,直至2014年后退休。在科研所工作的29年间,他历任研究室副主任、主任、科研所副所长、所长等职。

  财政部科研所始建于1956年5月,作为财政部的一个直属研究机构,其主要工作是结合国民经济中的重大问题进行财经理论和政策研究,为国家决策提供咨询意见,这使贾康在工作早期即有机会接触房地产税相关问题。

  “研究财政必然要涉及税收,税收必然涉及房地产税。最早的研究是在接触财税理论时知道‘财产税’,财产税中比较典型的就是房地产税。1988-89年在美国访学期间,美国的相关情况和经验引起了我的高度重视。但在这方面更多地投入自己的研究精力,是在90年代初研究财政分税制的时候。”贾康对时代财经表示,特别是1998年住房制度改革后,房地产业在全国渐成气候。对应着现实生活的实际需要,作为研究者,他开始对房地产税投注更多时间和心力。

  退休以后,他更多地以“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的身份活跃在业内和社会场景中。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是由贾康、白重恩、王庆等12位学者发起设立、成立于2013年9月的新型民间智库组织。

  关于智库设立的初衷,贾康对时代财经介绍道,“亚洲金融危机、世界金融危机之后,对于理论经济学的反思是非常必要的,我们认识到主流经济学理论在认识框架上存在明显的问题,对与需求管理相呼应的供给管理的认识,是亟待深化的。创建构建新供给经济学的努力中,我们认为,研究者的使命是必须通过理论联系实际、使理论发挥其深入认识现实、并使现实获得建设性的理论启发与支持、引领的作用。”

  之所以热衷推动房地产税的落地,是因为在他看来,房地产税不仅会对房地产市场起到“压舱促稳”的积极作用,还有“优化收入再分配和财产配置再分配”、“落实分税制,支持构建地方税体系,助益转换地方政府职能,理顺中央、地方财政财力关系”等多种正面效应。

  今年年初,市场对楼市调控呈现一定的乐观态度,但7月31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对调控趋向放松的侥幸心理,有一定的抑制。不过,在贾康看来,无论是否放松,“930新政”框架内的行政调控区都只是“治标”层面的讨论,还未解决“治本”和中央所要求的通过基础性制度建设建立房地产健康发展长效机制的问题。

  “一味地以行政手段调控是明显违背市场经济发展导向的,副作用非常明显,伤害刚需也阻碍改善性需求的实现。房地产市场这种无奈的状态,需要配套改革去破解,即打造长效机制、形成由基础性制度建设支撑起来的‘治本’的调控机制。”

  筒子楼、隔板间、地下室曾是数代人关于房子的记忆。1998年开始的住房制度改革,在结束近50年的福利分房制度、开启住房全面商品化市场的同时,让更多人拥有了维护自己居住尊严的可能性,也开启了一个持续近20年的楼市向阳为主的行情。

  住房制度改革的背景是在经受亚洲金融风暴后,面对投资与消费过冷的状况,从扩大内需中寻找新的增长点。取消福利分房、开放金融市场、开展消费信贷,是当时为“在两年内把住宅产业促成国民经济支柱行业”开出的“药方”。

  湖心投石,激起千层浪。房地产业的发展顺天应人,开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或间接地渗入广大社会成员的生活并打下深刻的烙印。2003年8月31日下发的《关于促进房地产市场持续健康发展》文件,首次明确房地产的国民经济支柱地位。“支柱产业”也是在谈及房地产市场过往发展历程时,贾康给出的第一个关键词。“从国家目前还在经历的城镇化、工业化进程来看,房地产业还有非常可观的高速发展空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房地产业必然还是支柱产业。”

  不过,虽然贵为支柱产业,房地产业的发展并不是一路上扬,伴随着数次调控,经历了数次大起大落。“若要使这个支柱产业很好地发挥它应有作用的话,一定要建立健康的长效机制。现在整个房地产调控之所以治标不治本,就是因为‘治本’层面的基础性制度建设欠账太明显,必须在这方面攻坚克难。”

  “长效机制”和“基础性制度建设”是贾康关于房地产的另外两个关键词。“长效机制必须落在基础性制度建设上。”在贾康看来,基础性制度包括相关的土地制度,双轨统筹(即政府主导的“保障轨”与市场应充分起作用的“商品房市场轨”统筹发展)的住房制度,创新和特色的投融资制度,房地产税收制度等等。“这是涉及现代市场体系建设的问题。在现代市场体系里,应该有各种要素进入,公平竞争、以市场中的要素流动形成有效率的机制,并对提供住有所居的基本保障。”

  要建立健全基础性制度并不容易,其艰难从房地产税可见一斑。贾康在某高峰论坛发言时曾点评,“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有时风声来了,有时风声又过去了,出台的时间点一直不清晰。”

  在他看来,房地产税迟迟不能进入立法日程,并不是因为法理上的障碍,而是“攻坚克难的推动力量尚不足以冲破来自既得利益的阻碍。”目前,房地产税的出台时间仍不好预测、需要等待立法先行,但人大曾明确宣称将在本届任期内启动立法,即进入以一审为开端的立法程序。

  今年以来,不少房企感受到的融资收紧,房地产市场倍感压力。但贾康认为,我国房地产市场的支撑作用仍然可预期。“房地产市场早已是“冰火两重天”的分化格局,房地产企业的分化亦如此,每个企业对压力与机遇的感受是有差异的。总体来说竞争是更激烈了,但已爆出的为数约1%的房企破产应说大体属于市场正常的优胜劣汰。”

  对于在告别“黄金时代”的超常规发展后的未来路径,他建议房企,“把自身的具体定位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定制化推进对接起来”,调动潜力增加有效供给,在已展开的“白银时代”和终将来临的“黑铁时代”,于配套改革中,找准自己比较优势发挥的路子。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